聚丙烯储罐

我是这样抗癌的

  我是个膀胱癌中晚期患者。2008年秋,突然出现血尿,经多方检查确诊为膀胱癌三期,并在北京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做了根治手术,切除了膀胱、前列腺、输精管,从此我成了“造口人”。

  出院时主管医生鼓励我,最好的抗癌是提高自身的免疫功能。增强免疫功能要动静结合。我一日三锻炼:上午晒太阳20分钟,做一套自编的气功;下午与一群中老年跑友跟着音乐慢跑,刮风下雨时躲在公园桥洞下跑;晚上沿公园健身路径漫步两圈。运动之余,每天读书报、上网、看电视、写作。

  医生说,癌症与生活习惯有关,改变旧的,接受新的,方可避免重走老路。我曾是甜食爱好者,如今也能尽量控制。并坚持多素少荤,改变饮食习惯。

  定期复查方面,我起初三个月一复查,遵医嘱现改为半年。半月左右看一次中医,确保不得感冒。一般情况,不换医生,因为人体各异,只有才最熟悉的医生,最了解你的身体状况。

  此外,我的家庭护理很给力。比如,每周我都要清洗造口,更换尿袋,总是老伴亲自“操刀”,有的患者发生造口感染,而我因有“特护”,一次也没出现过。此外,用餐、保暖、外出等,均要老伴“特批”。患病是家庭灾难,也能增进夫妻之间的恩爱。有个温馨的家庭港湾,是养病必不可少的条件。

  人是群居动物,经常沟通很必要。一群老友怕我寂寞,隔三差五邀约小聚一次。我也主动找事做,借此增进与他人沟通,提出给单位老同志办《健康参考》微杂志,每月一期。每次退休单位机关有比赛,我都去义务当裁判,与以前的球友相聚,也让心情愉悦。

  肿瘤切除了,不等于癌细胞清干净了,抗癌之路还要坚定走下去。以上只是我在抗癌之路上的点滴体会,愿与病友们分享。